您現在的位置: 首頁 > 專題專欄 > 知識產權強國建設 > 政策·解讀
新業態催生新機遇 新作為護航新未來——解讀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上關于知識產權工作的重要論述③
發布時間:2017-08-02

  “要加快新興領域和業態知識產權保護制度建設。”7月17日,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召開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十六次會議時發表的重要講話,對加快建立健全新興領域和業態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提出了明確要求,為新一輪科技革命和產業變革下新興領域和業態知識產權保護工作提供了重要遵循。

  “知識產權保護,是塑造新興領域和業態之良好營商環境的生命線和護身符。”大連理工大學知識產權學院院長陶鑫良表示,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應從立法、司法、行政執法等多維度加強新業態新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為塑造良好營商環境、加快建設開放型經濟新體制提供制度保障。

  順應新趨勢 滿足新需要

  縱觀世界文明史,人類先后經歷了農業革命、工業革命、信息革命。每一次產業技術革命,都給人類生產生活帶來巨大而深刻的影響。當今世界,科技進步日新月異,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等現代信息技術深刻改變著人類的思維、生產、生活、學習方式,深刻展示了世界發展的前景。

  陶鑫良說,包括互聯網在內的新興領域和業態科學技術密集度高,知識產權敏感性大,屬于“知識經濟前沿高地”。如此背景下的新興領域和業態包括互聯網的產業與企業,往往知識產權基因濃厚,知識產權“血脈賁張”,呈現出“核心專利為根,著名品牌為神,知識產權為魂,無形資產為本”的時代特征。

  “無論對于營商環境中市場主體的商業信譽及商品聲譽,還是對于營商環境中市場運行的交通規則及生態基準,知識產權及其保護重要性日益凸顯。”陶鑫良表示,在新興領域和業態中塑造良好營商環境,首當其沖必須要重視和強化知識產權保護。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技術的快速發展,互聯網知識產權侵權現象呈現多發、高發態勢,新型法律問題不斷涌現。深圳快播公司侵權被罰2.6億元、GUI外觀設計專利第一案、搜狗與百度輸入法專利侵權案,共享單車專利侵權第一案……最高人民法院報告顯示,2016年人民法院新收知識產權民事、行政和刑事案件數量大幅增加,其中互聯網領域的商標、著作權、專利權糾紛占比明顯提升。

  “我們處于一個知識產權制度不斷完善和知識產權保護愈演愈烈的時代。在互聯網時代,技術、概念、模式不斷發生著創新性的改變。與此同時,侵害創新成果的行為也在不斷創新。因此,保護創新成果的手段、思路、方法、理論也需要不斷創新。這樣知識產權制度才能與時俱進,才能不斷適應科學技術進步的新生態。”陶鑫良認為。

  匯聚新動能 展現新作為

  2015年,中國提出了“互聯網+”的國家戰略,推動移動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物聯網等與現代制造業結合,引導互聯網企業拓展國際市場。伴隨著互聯網時代的到來,新的商業形態、商業模式、商業方法不斷涌現,給知識產權保護帶來了空前的挑戰。

  互聯網是無國界的,擴張性極強,侵犯知識產權的行為會十分迅速,證據消失得快。“網絡的虛擬性使知識產權保護過程更為復雜。網絡行為跨地域、跨國界,給知識產權監管、產生糾紛后的舉證等帶來許多不便。”陶鑫良分析。

  為此,近年來我國出臺的政策舉措中,對于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愈加重視。2015年底出臺的《國務院關于新形勢下加快知識產權強國建設的若干意見》和2016年底印發的《“十三五”國家知識產權保護和運用規劃》中均提出,加強新領域新業態知識產權保護,研究完善商業模式和實用藝術品等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研究“互聯網+”、電子商務、大數據等新業態、新領域知識產權保護規則。在專利法第四次修改中,也提出了加強互聯網領域專利保護的建議。

  自2010年起,國家知識產權局和相關部委一道共同啟動了電商領域打擊侵權和制售假冒偽劣商品的專項行動,7年來收效明顯。以專利行政執法為例,去年全國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辦案量達到1.3123萬件,同比增長71.4%;通過建立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協作調度機制,跨區域執法協作得到進一步加強。

  針對互聯網領域侵權隱蔽性強、證據易滅失等問題,知識產權系統積極完善線上線下和跨區域執法協作機制,提高行政執法的效率。2016年2月,中國電子商務領域專利執法維權協作調度(浙江)中心正式啟動,電商領域專利行政執法效率大大提升,有效解決了電商領域專利侵權跨省執法、線上線下割裂的痛點。

  “在互聯網知識產權保護方面,由于我國互聯網產業的宏大基礎及其知識產權糾紛乃至于訴訟的多發頻發,案例逼研析,實踐出真知,已使得我國的互聯網知識產權司法保護與行政保護走到了國際前沿。”陶鑫良指出,全球性的互聯網在不斷加速的科技進歩背景下,新問題層出不窮,新形勢變幻無窮。我國近年來互聯網領域知識產權及其保護可謂厚積薄發,后來居上。

  “必須順應互聯網時代的特點,來改進和提升我們的整個知識產權制度。要從立法、司法、行政執法等多維度加強新業態新領域的知識產權保護,加快建立健全新興領域和業態的知識產權保護制度,營造良好營商環境,促進經濟創新發展。”陶鑫良說。(知識產權報 記者 王宇)

微信捕鱼提现金
四川快乐12走势图电视走势 香港马会 快速时时正规吗 今期36选7开奖结果 排列五app 西宁快三查询 691234开奖结果今晚 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 刺激牛牛 3d大小单选振幅走势图 红姐开奖手机网站 时时彩最准计划网站 24500con皇冠 香港6合总彩免费透码公司 快乐赛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彩票网 四川快乐12走势图电视走势 香港马会 快速时时正规吗 今期36选7开奖结果 排列五app 西宁快三查询 691234开奖结果今晚 时时彩计划软件安卓 刺激牛牛 3d大小单选振幅走势图 红姐开奖手机网站 时时彩最准计划网站 24500con皇冠 香港6合总彩免费透码公司 快乐赛计划 陕西快乐十分彩票网